主页>>在线阅读
穿越 重生 架空 总裁 青春
修仙 耽美 玄幻 都市 惊悚
灭丫的,叫你重生! TXT下载  
上一页 下一页
白天 黑夜 护眼

第1节

小提示:请记录收藏最新网址 ijjjxsw.com(爱久久久小说网) 以便在打不开本站的情况下手动输入网址访问。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本文内容由【蔺小九】整理,久久小说网(www.txt99.com)转载。

附: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!

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

灭丫的,叫你重生!

作者:琨冈

  文案:

  重生终结者,陶晴喜欢这个职业,因为可以享受斗来斗去斗死人的过程,更因为可以碾转在不同的时空,看每个故事的开始,编造每个故事的结束,然后身临其境却又冷眼旁观他们的喜怒痴怨嗔……

  直到有一天,她自己沦陷在别人的故事里……

  三千世界,万丈软红,总有一个人,让你见到的第一眼,便恍然觉得:今生来到此世大抵便是为了这个邂逅罢……

  正文 第1章 谁重生就灭谁

  不经意扫了一眼丢在旁边的书本子,瞅着手上那副绣了一半的鸳鸯,皇后娘娘认真端详着,纠结该从哪里下手。侍女二月挑了帘子进来,微微曲膝,道是太后娘娘马上要出浴了。

  皇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,转身对着淑妃和林昭仪道:“此次出来,皇上事务缠身,只得由我们侍奉母后身侧。到底行宫比不得皇宫,可好在这眼温泉很讨母后欢心,只是难为两位妹妹还要陪着本宫等这么久。”

  坐在下首的两位自要客气一番,可话还没落地,就听外面窸窸窣窣一群人冲进来的声音。皇后打了个眼色,二月便迈着碎步出去了,只是这间屋处在沐春园的最里面,也不晓得那丫头能把人拦到哪里。

  林昭仪抬手扶了扶发髻上的金簪,挑着一边嘴角,说不尽的风情:“娘娘,皇上日理万机,可还不是有人硬生生缠着他,您看卓贵人……”

  “随侍圣驾到底是件辛苦差事,卓贵人知书达理又贤淑温恭,既能教皇上中意,也是替我等分忧……对了,妹妹你想说什么来着?”皇后笑吟吟的问着,伸手端起了茶杯,一双眼睛映在茶色的水里,更显明亮。

  那说话的昭仪听了这番说辞,刚刚的话头硬生生堵在一半,不知该如何接下去。

  好在二月突然闯了进来,站在门口对皇后速速福了福身子,脸上神色焦急得紧,只道:“娘娘,您快去看看吧,出事了!”

  皇后端着杯子的手顿在那里,人也跟着愣了愣,又扭头看旁边的淑妃和林昭仪,见她们二人也是一脸莫名,这才缓缓起身,携了她们在二月的指引下一路朝温泉房走去。

  等到了温泉房跟前,只见深黑的夜色被一排排灯笼照的明亮,看清环境却教人不禁吓了一跳:宫女、太监、侍卫远远站着,皇上怒气冲冲地立在门口,卓贵人跪在地上,脸色惨白,额头上的细汗映着灯笼发出的柔光,耀出微微的亮色。

  皇后带着淑妃和林昭仪行过礼,才走到皇上跟前轻问:“可是母后出了什么事?”

  房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平时雍容万千的太后娘娘端着一脸怒气走了出来,冷冷道:“哀家还活着,没被气死!”

  皇上怒气冲冲的脸上掠过几丝尴尬,然后大手一挥,就把侍卫、太监、宫女全都赶出去了,低头瞪着地上的人,卓贵人匍匐到他脚下:“皇上,臣妾知错了!臣妾真的知错了!皇上救救臣妾吧……”

  太后娘娘皱眉站在那里,腰背笔直,自有一股子天家威仪镇在当场。皇上看了眼地上的人,终究是什么都没说。

  那卓贵人看求救无望,便晓得今日是逃不过去了,索性扭过头来,死死盯着皇后,咬牙切齿道:“怎么会,明明就该是你和人在温泉里……”转而又突然一愣,明白过来,便撕心裂肺般低吼:“皇上,您没有见过她和人……的样子,您莫要被她骗了啊——!”

  因为刚才的事情,太后满腹怒气未消,先前看到贵人那一副指望着皇上为她做主的模样,心里更为窝火,如今听到这话已经是怒火中烧了,不过一个狐媚的妃子而已,竟公然污蔑皇后,反了天了!于是满腔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出口奔流而出,她大声呵斥:“够了!竟然在哀家沐浴的时候,挑唆皇上来……来……冲撞凤驾,此其一;身为一个妃子,不能替皇上皇后分忧,还不安分守己,兴口舌之祸,此其二;皇后是万民之母,一国的脸面,岂是由着你诬蔑的,此其三;以上三条,哪一条都够你死一次了,何况你还犯了个遍。”

  说完这些,她似乎还不解气,于是又将火箭对准自家儿子,“自来了行宫,皇后日夜侍奉哀家左右,甚至拉了淑妃和林昭仪来给我这个老太婆解闷,却被一个嫔妃罗织上这样的罪名!皇上,姑且抛开帝后的身份不说,即便是放在寻常家里,她到底是你明媒正娶的结发之妻!”岂容一个小妾诬蔑?!

  看老娘还在气头上,怒火正炽,皇上只好低头恭听训斥。

  倒是皇后,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地垂头在旁边站着,直到太后拂袖转身,才吩咐淑妃和林昭仪送太后离开。在宫里混得这么久,哪个没有一颗七巧玲珑心,她们两人自是明白眼前乃是非之地,赶紧朝皇上行了个礼便追着太后去了。

  皇上转了半个身子,看着皇后,一双眸子在随风摇曳的灯笼下亮了又暗暗了又亮,似是有话要说,许久之后却只是长长叹了口气,然后转身离去,那声若有似无的叹息也很快消散在冰凉浓稠的夜色里。

  卓贵人眼见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没了,一下子瘫坐在青石板上,繁复的衣裙铺陈得满地都是,许是因为那股子绝望,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发地削薄凄楚。

  “以为一切还照着上一世的路子?”皇后挑眉低头看着,到底还有一丝不忍,蹲下来,轻声道:“既然死过一次,就应好好珍惜性命,实在不该仗着自己是重生之人,而妄想玩弄人于鼓掌。如此勾心斗角机关算尽,只能葬送这条小命罢了。”

  眼里的怨恨瞬间被诧异惊恐覆盖住,卓贵人讷讷地问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皇后抿唇歪头,摆出一个认真思考又无辜的表情,然后嘴角就慢慢咧开笑了,全没有平时的端庄,道:“世上存相生相克之理,便如虎兔鹰蛇,有此有彼,方才有趣味,若你问我是谁,那么我便是克你们的人罢……”

  她笑得十分灿烂,只是也十分敷衍,可眼神却很是诚恳,可见这番话不是敷衍之词,只是落在卓贵人眼里却是那么的……不寒而栗!

  第二天一早,给太后请过安,皇后才回房接见随行的几位妃嫔,脸上全是戚然,对下面的人道,:“昨夜,卓贵人为救六皇子而不慎溺水,皇上感其情意,特下旨追封卓贵人为文妃,待回宫之后,以贵妃之礼葬之。”说完拿帕子拭拭眼角,叹了口气,继续道:“文妃的这份情怀着实英伟,只是可惜如此花样年华却……皇上也甚是伤怀……没什么事,各位妹妹便散了吧,本宫想找个安静的地方,好好凭吊一下文妃……”

  下面的人也跟着唏嘘了一番,擦拭着眼角退下。

  重生后的卓贵人在她当初死去的那个时间、那个地点再次死去,并在此得封文妃,一切都很圆满,皇后决定去描几个字压一压满腔的情绪,只怕离开这里后便没有如此闲情逸致了。想着是时候离开了,那这两个多月的日子于自己不过是南柯一梦,她便提了笔,只是刚刚写完两个字,就顿住了,因为本该在一个角落黯然神伤的人正穿着一身明黄定定地立在屋里。

  她赶紧放下笔,迎上去福身行礼,道:“不知皇上驾到,未能远迎,是臣妾的过错。”

  皇上挥挥手,把宫女都赶了下去,却没有看她,也没有让她起身,而是径自走到书桌前,扫了一眼桌面,问:“你原来楷书就写得很好,怎么开始练行楷?”

  皇后嘴角轻扬,自行起了身,走过去,只笑着说写得久了,难免想换换。

  皇上点点头,没有再计较,看着桌面上的字“南柯……南柯一梦?”没等她回答,又喃喃道:“是了,南柯梦一场罢了……”

  他没再说话,低头端详着那两个字,左边眉梢里的一粒暗红若隐若现,其实这人的长相很好,眉眼间有一股疏朗的俊秀,只是被平日的威严遮住了。

  皇后转身去斟了一杯茶,亲自端了送过来,他却没有接,一双眼睛深深将她望着,过了半天才开口,声音飘渺得像是从某个地方传过来:“你是谁?”

  “臣妾是闵娇啊,皇上问得好生奇怪。”她颊边带着浓浓的笑,眉毛微微往上挑着,好像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,而手上的杯子没有半毫晃动,杯中的茶水连一丝涟漪都不曾荡起。

  可皇上显然不相信这个答案,紧紧盯着她,过了半天又扯着嘴角浅浅笑了笑,伸出手来,“你不是闵娇。朕知道你不是她,从两个月前就不是了。”

  皇后什么都没说,脸上的笑意却更浓稠了,左边的眉毛向上挑着,在他的手抓上来的那一刻,她的眼睫轻轻垂下来,然后整个人软软地往后倒去。

  见她突生异状,皇上心头一慌,没来由的,他就是知道有什么要从自己眼前溜走了,急急伸出手将眼前下坠的身体接住,却又不知该唤什么名字,瞬息的功夫,那只从她手上滑落的杯子已落了地,发出一声脆响。

  好险好险!差点被识破了!脱身的陶晴还没睁开眼就抬手拍胸脯了,等看到熟悉的天花板和水晶灯,才安下心来,她本就是为纠正错误才穿过去的,如果让人认出来,那就是知错犯错啊!

  重生实在不是个好现象,因为它不仅仅是死而复生,关键是人活过来后,一切还是照着她他前世的路线发展,这明显就是开挂,关键这些人妄想靠外挂技能改变已形成的格局!说白了,重生就是时空错乱的产物,正是为了纠正这个错误,才有了重生者终结联盟,而陶晴恰是其中的一员。

  这次的任务也很顺手,只是怎么会被人认出来呢?!陶晴躺在床上,百思不得其解,她向来对对自己模仿能力自信到爆棚的!可刚刚那家伙明显不是试探,她将自己在哪个世界所言所行仔仔细细又过滤了两遍,还是没找出头绪来,这才是教她抓狂的事!

  很饿,被气的很饿,她一个鲤鱼打挺,要起身,最后却还是重重地砸回了床上……

  她只能狠呼出一口气,吹了吹搭在眉头上的刘海,磨蹭着爬起来,有气无力地洗漱,然后走到饭桌旁,刚准备掀铃叫吃的,却看到旁边放着崭新的任务本子 ……

  靠,连缓一缓的时间都不给啊,这群人还有没有人性啊?!她举起手正准备把本子狠狠掼在地上,再跳上去踩两脚,却被右上角的一行熟悉的小字给吸引住了,曰:正妻不是你想当,想当就能当。后面跟了一排大大的PS:有猫有团子有肉垫供蹂躏!

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正文 第2章 初相见

  陶晴又翻了一页手上的线装书,抬头看了看凉亭边上的海棠,微不可见地扭了扭有些酸沉的脖子,问:“两位如夫人今日也在一起么?”

  侍女语秋正端起茶壶,要去添热水,听到问话,便停下来回答:“是啊,二夫人今日又做了酥皮饼,请三夫人过去品尝,连小少爷也被馋去了呢。”说完又放下手上的东西,“绿茵苑的茵翠刚刚还送了一盘过来,奴婢见您正看书入迷,不忍打扰,郡主眼下可要尝尝?”

  由于出身的关系,这二夫人的厨艺相当了得,陶晴心里欢快了一下,面上却漫不经心,微微点了点头。如今的她是瑞阳侯府的优容郡主,关丘将军宁阔的正夫人符悠容,而这位将军府的女主人平素就是一副矜持、识大体的性子,因出身较好,骨子里对吃喝这些没有什么台执着的念想。

  语秋转身去了,陶晴也没了看书的兴致,将书放在石桌上,穿过来已经五天了,即使她眼观四路耳听八方,却仍然一点头绪也没有,更遑论做些什么了,不过就是要这样,老鼠藏得好跑得快,猫才玩得有趣味不是?。

  要说这次的目标,那还真不是一只简单的老鼠,因为这将军府二夫人确实有两把刷子。要真细说起来,也算得上是个丫鬟上位感人故事,十分的励志,只可惜由于主人公一心想更加励志,而导致结局太不励志就是了。

  八年前,瑞阳侯府十五岁的二小姐符悠容被皇上封为优容君主,赐婚给少年将军宁阔,三个月后带着两个小丫鬟姻姻、语秋嫁进将军府,一年后,诞下宁家的长子嫡孙宁诺。有了孩子,即使没有爱情,一家三口的生活也算得上和美。彼时的符悠容到底年轻,免不了有些小姐脾气,好在宁阔十分儒雅懂情趣,对自己的夫人很是谦让,只是再好的脾性也架不住成年累月的消耗,陪嫁而来的丫鬟姻姻就抓住了这个契机,成功上位。

  符悠容先前是带着小姐脾气,等后来有了孩子去了脾气,又一心扑在儿子身上,无意中有些冷落夫君,婚后第四年,两人的关系在渐渐疏远。宁阔歇在悠远居的时候越来越少,多数时候都宿在自己的宁筑里。最初,符悠容也没把事情放在心上,还日日让姻姻送宵夜过去,表达自己对夫君的关心,可没多久这心思就淡了。倒是姻姻还记着这茬事,夜夜送茶点过去,并不断跟男主人念叨他家儿子当天学了什么,做了什么,这实在是个很讨巧的话题,而宁阔当时确实很关注这个,不然也不会容忍丫鬟每晚念叨半个时辰的鸡毛蒜皮,由此可见姻姻是个聪明的丫鬟。

  一个个白天过去,一个个夜晚过来,姻姻念叨的话却越来越少,这本是一个好现象,坏就坏在宁阔念叨的越来越多,从最开始的“阿诺今日做了什么”到“我今日做了什么”,再到后来的“你今日做了什么”。这个愁人的转变却无疑让侍女姻姻看到了黎明的曙光,于是,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她往宵夜里多加了点料,然后两人就念叨到床上去了。

  偌大的一个将军府,真正称得上是人多眼杂,很快这件事就被捅了出来,可此时有儿万事足的符悠容已脱掉了少女脾性,有了当家主母的觉悟,认为给自己的丫鬟开脸总比纳外人进来的好,所以表现出了极为珍贵的理解和大度,她对宁阔说:“是我没尽到做妻子的本分,这几年来,亏得姻姻将你照顾得不错,纳了她吧。”

  于是侍女姻姻成了蒋姻,在宁诺四岁生辰后的第九天,成了将军府唯一的妾室。当时她已十九岁,从丫鬟到侍妾,虽说不上是一步登天,但也是不小的飞跃了,这是个转折,因为一切改变也由此开始。

  宁阔是个征战沙场的将军,难免更喜欢儿子一些,蒋姻自然看得出来, 便一心想生个儿子好讨将军欢心,更重要的是,将军府日后势必会有更年轻漂亮的女人进来,她这样的出身和年纪实在没有什么优势去和小姑娘争宠了,而她想巩固自己的地位,就一定要在那之前生个儿子出来。

  得来不易的东西总是格外有吸引力,也格外让人害怕失去,蒋姻便是如此,为了已得到的和未得到的,她太渴望有个儿子,这种渴望随着不安日益成长。在这种渴望的支配下,蒋姻竟连着两次将肚里四五个月的孩子打掉,只因为老大夫号脉号出她怀的是姑娘!其实生姑娘和生儿子完全不冲突,生下姑娘再去怀儿子也没什么,可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,陶晴唯一的猜测就是,蒋姻舍不得浪费怀胎十月的时间来生闺女,在四五个月的时候堕胎就快成尽快怀上下一胎了。而事实上,蒋姻确实很快就怀上了,因为十个月内她堕了两次胎,也把身体给拖坏了。

  符悠容请了大夫来帮她调理身子,可那大夫却说为着她的身子着想,以后还是莫要再生育的好。其中的因由,外人自是不清楚,可一个女人接连掉了两胎,又无法再生育,到底是件不幸的事情。周围不少人为她狠狠惋惜,连宁阔格外疼惜她,突出表现就是半年没有与她同房,并准备新纳一位如夫人进府。不过在新纳如夫人之前,他向符悠容明确表达了想提蒋姻做如夫人的意思。提一个没有孩子的人做如夫人,还是在新纳如夫人这个档口上,符悠容十分爽快地答应了,并提议在纳新人前一个月扶蒋姻做如夫人。

  那个未进门的如夫人乃侍郎大人的庶女,叫姚韶然,比蒋姻更年轻更漂亮更温婉,并且出身诗礼人家。这让蒋姻觉得自己正面临着毁灭性的危机,所以,她采取了毁灭性的行动,并且顺利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。在成为如夫人的那个晚上,她盛装一番,把宁家男主人请到了绿茵苑,一夜云雨。

  一个月后,姚韶然入住韶然阁,蒋姻号出喜脉。

  三个月后,当初的老大夫说宁府的二夫人腹中是个男胎。第二天,一身香喷喷的姚韶然亲自过来道喜;当天半夜,蒋姻腹痛,大夫赶来,说是动了胎气;天亮后,符悠容差人送了一堆补品、安胎药。

  胎儿八个月大的时候,蒋姻在后院荷花塘上的石亭中纳凉,姚韶然带着六岁的宁诺到凉亭玩耍。蒋姻本打算寒暄两句就离开,而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,只是起身的那一刹那除了意外。

  正在嬉闹的宁诺,瞅准两人说话的空隙,打算从后面扑过去抓住姚韶然。那姚韶然却好像背后长了眼似的,一个轻巧的侧身就躲开了,于是宁家少爷便一头撞到了二夫人的肚子上,重重地。

  撞到了大肚子,这可不得了!宁诺的小脑瓜瞬间就被吓傻了,只呆呆看着倒在地上的蒋姻,却忘记收住脚下的步子,一头扎进荷塘里。死巧不巧地,当时在场的只有两个小丫鬟,一个手忙脚乱的去扶怀着孩子的二夫人,一个白着脸匆匆跑去前院喊人救宁家的长子嫡孙。

  六岁的少爷落水了,这真是件大事了,不消片刻后院就沾满了人,符悠容听了消息,心里像有锤子在敲一样,踉跄着步子赶了过来。家丁小厮一拨接一拨地往水里跳,一番壮观的前仆后继,面色苍白嘴唇发紫的宁阔终于被捞了上来,只是快没有了气息;此时的蒋姻身下已是一大片血了。

  院子里乱得一团糟,符悠容的一颗心都要跟着儿子去了,哪里还看得到其他呢,只是咬着嘴唇盯着人帮阿诺把溺进肚里的水吐出来。

  蒋姻的身子本就已经垮了,不适宜生育,如今被撞得早产,大出血,又拖了这许久时间,等大夫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回天乏术了。

  一尸两命的惨剧就这样酿成了。

  死去的蒋姻就重生于被提做如夫人的那一天,可等陶晴赶来的时候,姚韶然都已经进府五个月了。依照常理来说,重生后的蒋姻应该努力避免宁诺,避免姚韶然,避免去荷塘,然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好好窝在屋里安胎。可她没有,不但整天在府里到处转,还经常做吃的来拉拢前世的仇人,因为她至今都没有怀孕!

  这种反常的行为让陶晴郁闷又愉悦,郁闷因为不知道蒋姻心里想的是什么,所以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;愉悦是要这样才有惊喜啊!她正纠结着,听到凉亭外小径上脚步声响起,想着应是语秋回来了,赶紧又拿起书,翻到刚刚看的那一页。

  瞧了好几行,也没等到那丫头的声音,相反,倒是一块玉色的袍角闯进了视线中,她瞬间就知道了来人身份,这故事男主角终于登场了!陶晴收回目光,又扫完了书上的最后一行,才装作才注意到的样子,抬起头来,待“看清”他后才将手上的书合上,站起来,咧出一个调整好高度笑,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  首日的第二更~!

  咱有存稿,咩哈哈~!!

  正文 第3章 初试身手(捉虫)

  瞧了好几行,也没等到那丫头的声音,相反,倒是一块玉色的袍角闯进了视线中,她瞬间就知道了来人身份,这故事男主角终于登场了!陶晴收回目光,又扫完了书上的最后一行,才装作才注意到的样子,抬起头来,待“看清”他后才将手上的书合上,站起来,咧出一个调整好高度笑,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上一页 下一页